站在二零一五年的尾巴回头看 | Yee See 2015 Recap

1.

二零一五年的最后一个早晨,在伦敦,我的学生宿舍,十点四十二分,我从一个奇怪的梦中醒来。两个中年男人在测试我的水下闭气,要求是我要把整个人埋在水中40秒,不能浮出水面。可我怎么也不能过关。因为在水下,我并不知道时间。而人在窒息的时候时间总是过得很慢很慢,所以我总是没到时间就浮出头来。

我掌控不了时间,时间在我的感知里是模糊的重叠的和伴着窒息的濒死感的。我想这就是我对整个2015年的感受。(从疾病学的角度看,我偶然得知,时间的模糊和重叠是典型的抑郁症状。没什么惊讶的。)

前几天偶然站在Rosebery我的宿舍中央,面对着房间那一端一整面墙的大窗,竟然还是能感觉到第一天住进这里时满心的期待,憧憬,幸福,兴奋,难以置信,又惶恐慌张,立志要过一种全新的日子,成为一个幻想中LSE的天之骄子。然而现在,莫名其妙的,一整个学期便过去了,我的一切挣扎还在,无能为力的痛苦也还在。心里泛起一阵苦涩的嘲笑。

有的时候想起LSE这三个字母,心里竟仍然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。我真的来到这里了吗?那个遥远的名字,多年的渴盼(甚至是不敢妄想),竟然真的是在当下发生着的事情吗?可为什么我还是这样的我呢?我为什么没有变成我自己渴盼的样子?

想到这,心里又是一阵苦涩。

Continue reading “站在二零一五年的尾巴回头看 | Yee See 2015 Recap”

站在二零一五年的尾巴回头看 | Yee See 2015 Recap